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热点 > 中国申报自然遗产 偏爱“生物多样性”

中国申报自然遗产 偏爱“生物多样性”

来源:艾薇励志网 日期:2019-08-19 15:02:00 分类:新闻热点 阅读:

  中國申報自然遺產 偏愛“生物多樣性”

  青可可西裡遺產地的藏野驢,被列入《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

  (來源:三江源國傢公園)

  截至不久前召開的第43屆世界遺產大會,中國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的自然遺產共有14處,其中符合“突出普遍價值”第(Ⅹ)條標準(具有“生物多樣性”突出特征)的有6處。

  自2016年起連續4年間,中國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的4項自然遺產,均符合第(Ⅹ)條標準。

  符合“生物多樣性”標準

  列入自然遺產的中國項目

  2003年:雲南三江並流保護區,地跨雲南省麗江市、迪慶藏族自治州和怒江傈僳族自治州。

  2006年:四川大熊貓棲息地,覆蓋四川省成都市、雅安市、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和甘孜藏族自治州。

  2016年:湖北神農架,位於湖北省神農架林區木魚鎮。

  2017年:青可可西裡,位於青省玉樹藏族自治州治多縣和曲麻萊縣。

  2018年:梵凈山,位於貴州省銅仁市。

  2019年:中國黃(渤)候鳥棲息地(第一期),位於江蘇省鹽城市

  多以“生物多樣性”列入是巧合嗎?

  近年來,中國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的自然遺產,多包含世界遺產價值第(Ⅹ)條標準“生物多樣性”,這算巧合

  “這是巧合瞭。剛好都符合生物多樣性。”世界自然保護聯盟(以下簡稱“IUCN”)駐華代表朱春全說。2018年申遺成功的貴州梵凈山,是重要的生物多樣性富集區,在中國和世界上都很獨特,所以滿足第十條“生物多樣性”標準是理所當然的。今年列入的中國黃(渤)候鳥棲息地(第一期)也是生物多樣性的重要區域。但是申報地的自身條件,決定瞭它滿足的標準類型,“將來肯定會有其他類型的自然遺產,它可能符合生物多樣性,也可能從地質、生態演化或是美學的角度進行申報。”

  不過,有些專傢表達瞭不同的觀點。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員、IUCN亞洲區會員委員會主席馬克平認為,“這一現象不算巧合,從IUCN到世界遺產委員會,都有意鼓勵更多地申報生物多樣性方面的自然遺產。”國傢林草局世界自然遺產專傢委員會成員聞丞也說,“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裡,符合‘生物多樣性’標準的自然遺產,將在申報項目裡占據較高比例。”

  中國還會出現更多

  “生物多樣性”可申報地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簡稱“世界遺產委員會”)鼓勵自然遺產能夠盡可能多地申報。“因為目前自然遺產和自然與文化雙遺產項目在世界遺產中的占比很小,大部分都是文化遺產。”朱春全介紹說,“世界遺產委員會在歷次大會的決議中,均敦促各締約方加大對自然遺產的申報力度,希望在未來能夠有更多的自然遺產和自然與文化雙遺產。”

  根據世界自然遺產“突出普遍價值”的4項標準,可將世界自然遺產大致分為3類:美學價值類、地質地球演化類和生物生態類。中國目前可進行申報的自然遺產地,多集中在生物生態類,這其中又可分為兩種類型,即表達生態過程和描述生物多樣性。

  聞丞分析說,相較其他幾類自然遺產地,中國有很多符合“生物多樣性”標準的遺產地可以申報。因為中國早期以美學價值列入的世界自然遺產較多。同時,“中國丹霞”和“中國南方喀斯特”這些符合地質地球演化類標準的遺產地,均以系列遺產的形式近乎“一網打盡”瞭。所以,“生物多樣性”類型的遺產地,具有很大的申報空間。

  希望更多的遺產地

  能夠組織申報

  申報是為瞭更好地保護。

  “就目前而言,地質類遺產受到的威脅要遠遠小於生物多樣性類的遺產。在緊迫性方面,生物多樣性類型的遺產應該受到更多地關註。”所以,馬克平的觀點非常鮮明,“我特別希望有更多生物多樣性類型的遺產地能夠組織申報,這對於保護生物多樣性非常有好處。”

  朱春全認為,保護生物多樣性,首先要保護遺產地。聞丞對此補充道:“生物生態類的遺產地,往往位於貧困、不發達地區,保護和發展的矛盾比較尖銳。通過世界遺產開放、先進的保護地體系框架,可以更好地促進保護。”

  世界遺產保護是動態的發展過程。在不同的歷史階段,人類發展面臨不同的問題,世界遺產關註重點也會不同。聞丞說:“目前,我國大力倡導生態文明建設,生物、生態議題日益主流化。所以,未來會有更多的自然遺產符合‘生物多樣性’標準。”

  並且,從目前來看,“生物多樣性”類型的遺產地,更容易申報成功

  馬克平特別指出:“世界自然遺產不僅要符合世界遺產的突出普遍價值,而且還要具有代表性和獨特性。”由於全球范圍內已有很多地質地球演化類遺產,所以,這種類型的重復申報,一定會導致難度增加。

  但是“生物多樣性”的“多樣”,為描述遺產地的“獨特性”提供瞭更充足的可選項。因為它區域分異比較明顯,包括種類、結構、棲息動物、植物都可能不同。

  馬克平說:“這種多樣的變化,使得申報‘生物多樣性’方面的遺產地有更大選擇餘地。中國的生物多樣性非常豐富,而‘生物多樣性’遺產地目前列入的較少,並且它本身具有很強的變異性,相對來說申報會更容易。”

  潛在的遺產地

  都分佈在哪裡

  “中國肯定還有能以‘生物多樣性’標準申報的遺產地。”朱春全認為。

  那麼,潛在的可申報地在哪裡呢?

  聞丞從近年從事的相關課題研究結果判斷,如果以物種多樣性和特有物種的比例來看,生物多樣性申遺潛力區主要集中在中國的西部,南方和北方地區也有分佈。他特別指出:“中國西北和東北的沙漠、草原,包括黃土高原,很多地方一直被大傢忽略。實際上其在物種、生態系統價值方面的特有性、重要性和脆弱性是非常高的。我們近年的研究和IUCN的報告中已明確標示出,那裡有大量的片區,可以申報世界自然遺產。”

  馬克平也提出,中國的亞熱帶常綠闊葉林是“生物多樣性”標準的潛在申報地。因為它不僅是極具獨特性的生態系統類型,也是全球這一生態系統的主要分佈區,動植物物種非常豐富。

  但是,從地域范圍來看,除瞭雲南西雙版納、廣西和藏東南等少數幾地,秦嶺以南的大部分地區都屬於亞熱帶常綠闊葉林分佈區。這一生態系統內已經分佈瞭很多遺產地,例如神農架、梵凈山、武夷山和峨眉山等。“所以再以這個生態系統去申報時,要從受保護、受威脅物種的角度去挖掘它的獨特性價值。”段易成

'); })();
X

打赏支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