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哲理 > 有股东折价卖股 有股东建议公司迁址

有股东折价卖股 有股东建议公司迁址

来源:艾薇励志网 日期:2019-08-19 03:01:49 分类:人生哲理 阅读:

政府的紓困資金,已經成為一些上市公司的救命稻草。新京報記者不完全統計,自2018年11月以來,有超過200傢上市公司宣佈將獲紓困資金馳援,其中被馳援方式包括受讓上市公司股東股權、受讓上市公司公司、參與公司股票發行或債券發行、為上市公司融資提供擔保等途徑。

近期伴隨股價下跌,多傢上市公司宣佈股東轉讓股份獲紓困資金接盤。迅遊科技8月12日發佈公告,成都高新投資集團為支持民營企業紓困,推動化解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股權質押平倉風險,防止因控股股東股權質押風險波及上市公司,已與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章建偉、袁旭、陳俊分別簽署瞭《股份轉讓意向協議》。8月14日,上市公司陽谷華泰披露瞭股東向紓困基金轉讓股權情況:陽谷華泰第三大股東珠節達建築工程有限公司宣佈清倉,接盤方為山東國資委旗下的某紓困基金,值得註意的是這次轉讓為折價轉讓。

另外,此前一些公司雖然宣佈將獲得馳援,但後續一直無實質性進展。在2019年以前與紓困資金達成合作意向的上市公司或關聯方中,有近30傢目前依然無實質性進展。其中,不乏後續暴雷的康得新、爾康制藥等公司

雖然獲得紓困資金馳援並非易事,有的合作也進展緩慢,但仍有公司頻頻對紓困資金示好,希望能被中送炭。新京報記者統計,去年以來,有24傢上市公司或相關主體在對困境的解決方案中,提及尋求政府紓困資金,但一直沒有披露獲得資金的進展情況。也有公司為獲紓困資金青睞,還決定搬遷註冊地。目前雖然紓困方式以市場化為主,但也有公司直接拿到瞭千萬元紓困補助。

新京報記者 李雲琦 閻俠

去年以來超200傢公司獲“紓困”陽谷華泰股東折價賣股給國資

股價持續下滑瞭半年後,8月14日晚間,陽谷華泰第三大股東珠節達建築工程有限公司宣佈清倉,接盤方為山東國資委旗下的某紓困基金。

這筆交易以折價的方式進行,珠節達轉讓的2060萬股,每股交易價為6.14元,轉讓總價款1.26億。而在8月14日收盤,陽谷華泰的股價還為6.76元。

轉讓股權給紓困基金,在資本市場上早已不是新鮮話題,但一直有新的公司加入被馳援之列。8月15日,百利科技宣佈,控股股東正在實施引入紓困基金和戰略投資者以降低質押率。8月14日,晨光生物公告,公司股東擬通過大宗交易的方式將其持有的公司160萬股股份轉讓給紓困基金。

迅遊科技8月12日發佈公告,成都高新投資集團為支持民營企業紓困,推動化解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股權質押平倉風險,防止因控股股東股權質押風險波及上市公司,已與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章建偉、袁旭、陳俊分別簽署瞭《股份轉讓意向協議》。

成都高新投資集團的實際控制人為成都高新區管理委員會,在此次決定幫助迅遊科技時,迅遊科技已經有11筆股權質押達到瞭預計平倉線。Choice數據顯示,迅遊科技控股股東計質押數占持股比例的66.87%,其中大部分為章建偉、袁旭質押。

在宣佈成都高新投資集團將入股迅遊科技以來,迅遊科技股價也一改此前頹勢,連續4個交易日上漲。

新京報記者盤點發現,6月以來,還有上市公司寶塔實業、華昌達、勝利精密、華鈺礦業等公司均發佈瞭紓困基金入股的相關進展。

8月2日,上市公司勝利精密公告,舒城縣政府擬成立總規模為5億元的“舒城專項支持發展紓困基金”,用於專項支持舒城縣轄區內重點民營企業蘇州勝利精密全資子公司安徽勝利精密制造科技,緩解企業資金流動性壓力。

紓困基金早在2018年10月就已被頻繁關註。去年10月,銀保監會發聲鼓勵險資投資優質上市公司“紓困”股票質押風險、深圳公佈將提供專項資金馳援上市公司計劃,隨即多地披露紓困民企的相應方案。從2018年11月,不斷有上市公司發佈受馳援公告,博天環境、正業科技、勝利精密等成為較早獲得資金馳援的一批上市公司

新京報記者不完全統計,從2018年11月至2019年8月15日,A股上市公司中已經有超206傢發佈瞭相應公告,披露公司或股東、子公司等相應主體受紓困基金馳援,其中一些公司,還分批獲得多筆紓困基金扶持。

受讓股權、質押融資等市場化紓困方式為主 有公司在紓困基金牽頭下順利融資

新京報統計上述206傢公司受馳援模式發現,紓困資金扶持上市公司模式多樣,其中大多數為受讓上市公司股東股權,以緩解上市公司股權質押等壓力,或實現戰略投資。

除迅遊科技外,完美世界、潤和軟件、金一文化、亞寶藥業、捷成股份等公司控股股東或實際控制人,均通過轉讓股權的方式獲得瞭紓困資金馳援。

2019年6月,完美世界公告表示,公司股東獲得北京紓困資金的馳援。公司股東實際控制人池宇峰、控股股東完美控股通過大宗交易減持,共向北京國東興支持優質科技企業發展投資管理轉讓2561萬股,套現資金合計近6億元。

另一傢上市公司捷成股份,也在今年獲得北京國東興的入股。今年3月,捷成股份公告表示,實際控制人徐子泉向北京國東興轉讓部分股權,減持總額超過2.85億元。

根據東興證券公告,北京國東興成立於2018年9月27日,為東興證券與淀國資聯合設立,基金總規模100億。該基金通過受讓高科技上市民企不超過總股本10%的股權,幫助高科技上市民企化解股票質押風險。新京報記者統計,去年12月以來,北京國東興還受讓瞭北京科銳、康斯特、合縱科技3傢上市公司的股權。

受讓上市公司股權還隻是一方面,地方政府還會通過質押融資的方式,幫助上市公司緩解壓力,該模式深圳為主。

數據顯示,從去年11月以來,有上市公司倫哲、昌紅科技、奮達科技、長方集團等上市公司的股東,將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權質押給深圳市中小企業信用擔保集團有限公司,涉及有50筆質押融資;有遠望谷、科創新園等公司股東將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權質押給深圳市高新投或深圳市高新投保證擔保公司,涉及89筆質押融資。

新京報記者瞭解到,深圳市高新投集團為深圳國資委旗下公司,是深圳馳援民企的主力之一。新京報記者統計,深圳市高新投集團及旗下融資擔保公司、小額貸款公司,在2018年11月以來頻繁接受上市公司股東的股權質押。

此外,深圳市高新投還為一些上市公司發債融資提供擔保,凱撒文化、香制藥、華明裝備、電科院、興森科技均曾發佈公告,獲得深圳市高新投的擔保。上市公司和而泰還曾公告,深圳市高新投向公司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劉建偉借款2億元。深圳市中小企業信用融資擔保已通過對劉建偉1億元的授信額度。

還有的企業在紓困基金牽頭下,融資順利到位。奧馬電器在中山市紓困基金的牽頭下,與華鑫國際信托有限公司簽署瞭《股權收益權轉讓及回購合同》與《股權質押合同》,華鑫信托將成立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為奧馬電器提供融資,融資規模為9.7億元,主要用於償還奧馬電器的債務。目前融資已到位。

開源基金公司首席經濟學傢楊德龍認為,紓困基金對於一些股權質押比例比較高的公司的意義非常大,防止這些公司出現被強平的風險,有一些公司出現大股東易主,很多時候就是因為資金鏈斷裂,那麼通過紓困基金來給這個公司紓困,防止公司經營不下去或者大股東易主。

此外,部分紓困基金會選擇參與到上市公司的增發、重組、或發行債券中。值得一提的是,也有上市公司在非經常性損益占歸母凈利潤的比例時披露瞭獲得的紓困資金。8月15日晚間,上市公司東方時尚披露的債券發行申請公告中就提及,2019年3月,公司收到瞭1000萬元的上市企業紓困資金。其半年報也披露,今年上半年其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5853.7萬元,其中紓困資金1000萬元,與“東方時尚汽車文化小鎮項目”相關補助的是4594.9萬元等。

多傢企業頻頻示好紓困資金為獲“紓困”*ST德豪股東建議遷址

雖然有超200傢上市公司發佈公告稱,已與相應紓困資金達成合作協議,但新京報記者發現,一些紓困合作進展緩慢,有的已經終止實施。

深陷債務危機的永泰能源在2018年11月就發佈相關公告,表示將被北京能源集團重組。一直到2019年8月14日晚間,永泰能源公告表示,永泰集團與京能集團未能就可能交易訂立具有法律約束的協議,根據合作協議約定:協議自雙方簽字、蓋章之日起生效,有效期為一年,現合作協議失效。

此外,上市公司*ST歐蒲的股東佛山市中基投資曾計劃將相關債券轉讓給紓困資金,回天新材的股東計劃轉讓部分股權給漢江投資控股,也均終止實施。

雖然有公司獲得紓困資金不是很順利,但一些陷入資金困境中的上市公司,仍然在等待紓困資金的垂青,並頻頻示好。

如資金鏈早已斷裂的*ST猛獅,從2018年12月起,就不斷在公告中提及,尋求紓困基金的幫助,但一直未能獲得紓困基金的馳援。

財經評論人譚浩俊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原本就沒有多大救援價值、一直半死不活的企業,就不會拿出紓困基金去救。真正要救的、要紓困的,是那些發展前景好、隻是因為發展過程中出現一些困難和風險的企業。

截至2018年9月末,*ST猛獅的資產負債率已經達到瞭78.55%,未來一年內即將到期的機構融資約35億元。在較大的償債壓力下,*ST猛獅當時公告表示,已經請求相關政府金融工作部門幫助,協調公司在本地的相關融資銀行到期借款的續展事宜,“仍將持續結合國傢、省、市各級政府為解決民營企業資金困難所采取的一系列紓困措施,向各級政府爭取相應的上市公司紓困資金用於解決短期流動性問題。”

一直到2019年7月,*ST猛獅仍未直接獲得紓困資金,公司已經在今年4月被實行退市風險警示。截至2019年5月10日,*ST猛獅到期未償還的債務約28億元。

類似公司還有很多,新京報記者統計,還有藏格控股、ST新光、ST豐華、長城影視等公司均發佈過公告,提及公司公司股東在與紓困基金溝通,籌措資金。

值得一提的是,為獲得民營企業紓困政策支持,*ST德豪股東蚌埠高新投資建議公司遷移註冊地址至蚌埠。其提示稱,現安徽省與蚌埠市兩級政府在承接珠三角及發達地區產業轉移和民營企業紓困方面有相對完善的政策機制,遷址“有利於幫助德豪潤達處理好當前在持續經營過程中所面臨的過渡期困難。”

在此之前,*ST德豪目前註冊地址位於廣東珠公司已經連續兩年虧損,且公司股票已被實行“退市風險警示”處理,公司的流動性面臨困難。根據公告,*ST德豪8月9日接到股東蚌埠高新投資臨時提交議案稱,為瞭增加公司流動性,保證公司的持續經營,從2018年下半年至今,公司相繼采取出售資產等措施外,也在積極與政府進行溝通,尋求政策上的支持

蚌埠高新投資稱,蚌埠基地是*ST德豪重要的LED產業基地之一,安徽省與蚌埠市兩級政府在承接珠三角及發達地區產業轉移和民營企業紓困方面有相對完善的政策機制,將上市公司註冊地址遷移至蚌埠,有利於公司獲得當地政府的政策支持

在上市公司頻繁示好紓困資金的同時,各地紓困政策也在不斷更新。今年8月2日,中共江蘇省委新聞網還發佈《江蘇省促進金融高質量服務民營企業的若幹政策》指出,三年內爭取對中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的融資擔保責任餘額達500億元。

紓困,仍在繼續。

■ 案例

基金“救急”

康尼機電34億收購陷泥潭:紓困基金4億接盤其虧損子公司

雙方還約定,紓困發展基金接盤該虧損子公司後,若後續處置標的的收入高於4億元,則處置收入中超出4億元部分中的90%歸上市公司所有,10%歸紓困發展基金所有。

2018年是康尼機電上市以來的首個虧損年。

2018年,康尼機電實現營業收入約34.15億元,比2017年同期增長41.26%;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約為-31.51億元。“主要系計提商譽減值22.71億元,龍昕科技虧損11.51億元所致。”對於2018年業績虧損的原因,康尼機電如此解釋道。

由於龍昕科技虧損嚴重且未能完成業績承諾,另外,康尼機電於2017年出資34億獲得龍昕科技100%股權後發現,龍昕科技原董事長、總經理廖茂私自以龍昕科技名義對外違規擔保且金額巨大,導致龍昕科技幾乎所有銀行賬戶被凍結,資金鏈斷裂,龍昕科技供應商幾乎停止供貨,客戶訂單大幅萎縮,生產經營受到嚴重影響;其間,廖茂因涉嫌合同詐騙被采取強制措施。此外,手機行業整體下滑對龍昕科技生產經營帶來進一步不利影響。前述因素,導致龍昕科技業績大幅虧損,對公司的持續經營產生不利影響。

為瞭解決上市公司因並購龍昕科技產生的危機,防止虧損進一步擴大,康尼機電決定今年將龍昕科技100%股權出售,而本次交易的接盤方為南京紫金觀萃民營企業紓困發展基金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簡稱“紓困發展基金”),交易對價為4億元。

2019年6月25日,康尼機電與紓困發展基金簽署瞭《廣東龍昕科技有限公司股權轉讓協議》。

值得一提的是,交易雙方約定本次股權轉讓完成後,如紓困發展基金後續處置標的的收入高於4億元,則處置收入中超出4億元部分中的90%歸上市公司所有,10%歸紓困發展基金所有。

後續,通過上交所的問詢,外界也得以對這起交易的細節瞭解更多。首先,不考慮其他因素的影響,康尼機電收購及出售龍昕科技100%股權的實際損失為29.7億元。因龍昕科技未能實現2018年度承諾的業績,根據《盈利預測補償協議》的相關約定,業績補償承諾方應向上市公司履行業績補償責任,以上市公司股份及現金合計補償22.59億元,同時業績承諾方應向上市公司返還2017年度現金分紅966.97萬元,康尼機電將積極采取措施追究業績承諾方的業績補償及返還現金分紅責任。(閻俠)

公司“求助”

長城影視頻頻向紓困基金求助控股股東已遭被動減持

此前多次債務逾期,日前子公司諸暨影視城100%股權被凍結

2018年,長城影視實現營業收入144669.85萬元,比上年同期增長16.17%;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41425.87萬元,比上年同期下降344.04%,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的凈利潤為-43117.85萬元,比上年同期下降500.52%。

業績下滑的同時,長城影視的債務問題逐漸顯現,多次發佈債務逾期未償公告。

同期,長城影視還出現瞭子公司股權被凍結和銀行賬戶被凍結的情況。

在2018年的年度報告中,長城影視表示:“截至本報告披露日,公司到期未清償債務金額為2.72億元。公司正在與各債權人協商溝通,並通過加快回收應收賬款、降低對營運資金的消耗提高公司的償債能力,同時,公司也在積極尋求地方政府紓困基金幫扶,尋找其他具備實力的公司,引入資金和項目進行影視主業的戰略合作,將公司原有的獨傢拍攝模式轉向更市場化的合作方式,引進其他投資方參與投資公司儲備的精品劇目,降低投資風險,發展影視主業。”

2019年6月4日,長城影視在回復深交所問詢函時也提到,“公司在積極尋求地方政府紓困基金幫扶。”

那麼,截至目前,長城影視找到紓困基金瞭嗎?債務解決得如何瞭?8月16日,新京報記者致電長城影視,並按照其董秘辦工作人員的要求將采訪提綱發送至指定郵箱,截至定稿,未能收到回復。

不過長城影視8月14日晚間發佈公告,公司持有的諸暨影視城100%股權被紹興市越城區人民法院司法凍結——截至2018年12月31日,諸暨影視城經審計凈資產金額為19842.67萬元,占公司最近一期(2018年12月31日)經審計歸屬於母公司凈資產的83.22%。另外公司又有部分銀行賬戶被凍結。同時,控股股東所持股份再次遭遇強制減持。而同時,截至2019年7月29日,其董事長趙銳均原來公告的減持計劃實施完畢。

(閻俠)

相關搜索
  • 什麼叫質押股票
  • 如何成為股東
  • 非上市公司
  • 上市公司股東分紅
  • 上市公司股東查詢
  • 控股股東持股比例
  • '); })();
    X

    打赏支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