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哲理 > 中国电视往事:李东升的价格战,陈伟荣被迫下野,黄宏生锒铛入狱

中国电视往事:李东升的价格战,陈伟荣被迫下野,黄宏生锒铛入狱

来源:艾薇励志网 日期:2019-08-18 21:02:02 分类:人生哲理 阅读:

作者 | 市界 李曙光

編輯 |老貓

隨著電視市場新的攪局者榮耀智慧屏正式入場,中國電視已經向著互聯網和人工智方向快速邁進。

知道有多少人還記得當年代表著中國彩電業輝煌的“華工三劍客”,如今華工三劍客也隻有TCL的李東升依舊活躍瞭。TCL靠著華星光電,在面板市場站穩腳跟。但另外兩傢創維和康佳卻著實過得不怎麼樣。

1978年,華南工學院無線電專業迎來瞭三個新生,名字分別叫李東升、陳偉榮、黃宏生。

因為這三個人的出現,華南理工無線電78級日後與巨星雲集的北京電影學院78級被譽為當時的“超級班級”。

三人被稱為“華工三劍客”,日後經過一番浮沉,李東升掌控瞭TCL,黃宏生在香港闖出瞭創維,陳偉榮則入主康佳。三位同窗掌控瞭中國彩電行業的半邊天,在高度市場化的中國彩電行業,同窗同臺競技,成瞭那時中國彩電業第一次爆發的縮影。

三個人都有殺手鐧:黃宏生“一個一個挖人才”,陳偉榮“一項一項爭第一”,李東生“一個一個搞兼並”。

各有所長,互不相讓。

1998年,TCL在離康佳總部300米遠的地方樹瞭一塊廣告牌。陳偉榮看到不幹瞭,覺得不能被老同學壓一頭,立刻叫人趕制瞭一個更大的康佳廣告牌,囂張堵在TCL集團的門口。

李東生知道後召集所有銷售經理們去看這塊牌子,說:“記住,這就是我們的對手,大傢加倍努力。”

但當時市場的老大是長虹,作為老牌國企長虹實力強大,三人曾經共同締結同盟,商量好不互相挖角,引起價格戰,隨後康佳率先迫於壓力降價,掀起一輪價格戰。

那是2000年,但彩電行業已經開始瞭價格戰。此後價格戰愈演愈烈,絲毫不遜於現在的互聯網燒錢大戰,成為當時市場中最熱絡的戰場,引發瞭無數學者的研究和指摘。

從學者宋永鵬,、王大軍一篇發表於2005年名為《中國彩電行業惡性競爭的成因分析》的學術論文中可以一窺當時的慘烈,文中指出:

“中國彩電行業經歷 20 年的超常規發展以後, 進入一個產能嚴重超過需求,企業盈利能力生存空間不斷下降的局面。中國大量引進的彩電生產線, 由於缺乏有效的資源配置機制, 造成許多企業難以生存 和發展, 從而被兼並、淘汰。2003 年底, 中國彩電生產企業 69 傢,年產能力 8600萬臺,市場需求僅僅 2500-3000 萬臺, 多數企業生產能力利用率在 40%—60 %。”

李東升則在更早之前就用價格戰嘗瞭一把甜頭,1993年剛剛出任TCL集團總經理的李東生,打出瞭“隻要三四千元就可以抱回一臺TCL王牌71厘米大彩電”,質量、畫質和上萬元的畫王、火箭炮無差,一次全國傢電產品交易會上,TCL的訂貨總額就達到驚人的2億元。

2001年,康佳當年虧損7億元,陳偉榮無奈選擇離開,隨後幾乎銷聲匿跡。2106年一份關於深圳億通科技的催債公告曝出,陳偉榮才再一次回歸公眾視野,隻不過當年的彩電業大佬,已經變成瞭一位與被催債公司關系復雜的“實際控制人”。

創維2000年成功在香港上市,但卻突遭變故,2004年11月30日香港廉政公署接到犯罪舉報後,借創維公司在香港總部召開董事局會議的機會,拘捕瞭董事局主席黃宏生在內的10名人士

當晚,香港律政司正式對黃宏生及其胞弟、創維執行董事黃培升提出起訴。二人被控涉嫌於2000年11月1日至2003年4月25日期間,與其母羅玉英一起串謀盜竊共9張從創維數碼銀行戶口簽發的支票,涉款4837萬餘港元。

隨後黃宏生鋃鐺入獄,但創維卻沒有隨之倒下,2012年創維黃宏生出獄後僅能擔任集團顧問一職。

李東升佈局TCL數十年穩紮穩打,將TCL不斷帶向輝煌,2016年TCL電視的全球出貨量突破瞭2000萬臺,除瞭穩坐中國彩電行業第一、全球彩電行業前三外,也是中國企業首次進入2000萬臺俱樂部。

不過在小米等互聯網電視的沖擊下,TCL國內第一的寶座很快就拱手讓給瞭小米,李東升一門思放在瞭出和面板上,TCL電視在國內已經不再有競爭力。

華工三劍客,終究消逝在一代人的記憶裡。就像以前圍坐在TCL大彩電前看電視的時光也回不來瞭,未來拯救電視的隻能是內容和人工智能瞭。

相關搜索
  • 陳偉榮的妻子
  • 黃宏生母親
  • 陳偉榮與陳浩榮
  • 陳偉榮歌詞
  • 惠陽區陳偉榮
  • 陳偉榮燕嶺
  • '); })();
    X

    打赏支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