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哲理 > 五位“茅奖”得主速写

五位“茅奖”得主速写

来源:艾薇励志网 日期:2019-08-18 09:01:58 分类:人生哲理 阅读:

8月16日,第十屆茅盾文學獎在北京揭曉。評獎委員會經過第6輪投票,產生瞭5部獲獎作品,梁曉聲的《人世間》、徐懷中的《牽風記》、徐則臣的《北上》、陳彥的《主角》、李洱的《應物兄》5部長篇小說獲得該項殊榮。

梁曉聲:現實主義是一種人道主義

115萬字,手稿3600多頁,8年時間創作……《人世間》獲得茅盾文學獎,本在很多人意料之中,但梁曉聲覺得很意外

《人世間》是梁曉聲“好人文化”的又一次呈現。一座北方省會城市,五口人的周氏普通傢庭,十多位平民子弟的人生,在三卷本的大部頭著作中跌宕起伏。梁曉聲盡最大努力向現實主義致敬:無論社會如何變化,時代怎樣變遷,都要努力做一個好人

在“好人文化”寫作的道路上,梁曉聲一直踽踽獨行,沒有鮮花和掌聲,迎面而來的更多是不解和非議。“現在寫好人,很多人都認為你是在作秀。他們似乎達成一種共識,現實中不存在好人。”梁曉聲認為,現實主義是一種人道主義,“如果我們的文學中缺少善,讀者看瞭以後,中原本柔軟的部分就會變得不柔軟,這是多麼令人遺憾的事情啊!”

梁曉聲也嘗試過寫現代主義風格的小說,但最後還是選擇現實主義。這源於他的一次特殊經歷。1968年,19歲的梁曉聲自願報名來到中蘇邊境線附近的瑗琿縣,成為黑龍江生產建設兵團的第一批兵團戰士。6年的知青生活,他遇到過很多好人,給予他無私的幫助,他也幫助過很多人,因此才有瞭被推薦上大學的機會。這些經歷使他感受好人力量、善的力量,這種善的力量正是推動社會進化的力量

“作傢不能隻寫現實是什麼樣的,更要寫現實應該是什麼樣的。”在梁曉聲看來,現實主義不是一面鏡子,隻會呈現人的欲望、憤懣和自私;它是一雙有信仰眼睛,透過現實,可以看到人性溫暖的地方。

《人世間》亦如是。梁曉聲希望通過他筆下不同層面的人物,傳達他對社會的感知和願,“人可以是那樣的、人應該是那樣的”。中國作協副主席李敬澤深有感觸:“小說有力地刻畫瞭時代變遷,尤其是時代變遷中的人物,他們一再向我們發問:人可以是什麼樣?人應該是什麼樣?那些人,那些精神形象,是立得住的。”

“《人世間》獲獎,相信會改變很多人對現實主義的看法:現實主義不是一種陳舊的書寫,它考驗我們對現實的理解是否客觀、是否全面。”梁曉聲語氣很堅定。

徐懷中:見證我們文學的巨大發展

半年前,到徐懷中傢采訪,就是聊他的長篇小說《牽風記》,在得知《牽風記》榮膺茅盾文學獎的消息後,第一時間打電話祝賀,讓我意外的是,老人傢住院瞭。

前幾天,徐懷中的血壓降得很低,傢人將他送到醫院,做瞭臟方面的檢查。徐懷中說,上瞭年紀的人,身體總會有些問題,經過休息,現在好多瞭。聽得出,獲獎的消息讓他很興奮,電話中他的嗓音依然清晰明亮,根本聽不出是一位90歲的老人

這位文壇宿將早在1957年便出版瞭長篇小說《我們播種愛情》,引起文壇的關註。葉聖陶先生為其作序,稱“一看就讓它吸引住瞭,有工夫就繼續看,看完一遍又看第二遍”,並認定“是近年來優秀的長篇之一”。在新時期,徐懷中創作的《西線軼事》以9萬餘讀者選票獲得1980年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第一名,被譽為“啟蒙瞭整個軍旅文學的春天”。在年近九旬之際,徐懷中又於去年底推出長篇小說《牽風記》,震動瞭文壇,90歲的高齡也使他創下瞭作傢獲茅獎時年紀最長的紀錄。

以解放戰爭中挺進大別山戰略行動為背景的《牽風記》其實緣起於1962年,徐懷中以紀實的筆法寫出瞭約20萬字的初稿,後來由於特殊的歷史原因,小說未及完成出版便被燒毀瞭。新時期以來文藝觀念發生瞭很大的變化,讓他感覺到從前創作有其局限性,從2014年開始,他重寫50餘年前的未竟之作,經過不斷修改潤色,到2018年終於寫完。這是一次思想和藝術上的艱難蛻變,他稱:“我的小紙船在‘曲迷宮’裡繞來繞去,半個多世紀過去瞭,才找到瞭出口。”小說的重也從正面描寫戰爭轉變成瞭“著意織造出一番激越浩茫的生命氣象”。

徐懷中說,相比於其他更年輕的獲獎作傢是在創作上不斷深化掘進“做加法”,他這樣年紀和生活閱歷的人,反倒是要努力擺脫既有的文藝觀念和創作模式,不斷地“做減法”,實現“返璞歸真”。

《牽風記》很可能是徐懷中的最後一部長篇小說,但他表示還會創作戰爭題材的短篇小說,因為經歷的戰爭生活是他最大的文學寶礦。

徐則臣:行走在古老的運河邊

16日上午,徐則臣在上書展中,為其新書《從一個蛋開始》做簽售活動,此時,第十屆茅盾文學獎揭曉的消息傳來,現場沸騰瞭,熱情的讀者立刻將他團團包圍,求合影、求簽名的人流絡繹不絕。面對現場讀者、出版人的祝賀,他頻頻道謝。

4年前,第九屆茅盾文學獎評選時,徐則臣的《耶路撒冷》就成為10部提名作品之一,這部長篇小說被譽為“70後”一代人的靈史,雖然最終未能獲獎,但文學界普遍對這位實力突出的青年作傢寄予厚望。果不其然,《北上》此番從200多部參選作品中脫穎而出,使徐則臣成為第一位獲得茅盾文學獎的“70後”青年作傢。

“因為一條2500年的河流,《北上》獲得本屆茅盾文學獎,我倍感榮幸,也深受鼓舞。”徐則臣說。這條河是京杭大運河。可以說,運河才是《北上》真正的主角,這部長篇小說在歷史和現實的穿插對比中記述京杭大運河的發展變遷,從個人命運觀照社會歷史,在大運河從衰落到重新煥發青春的今昔對比中體現時代主題。

青年作傢中,徐則臣素以寫作的勤奮和生活的厚實著稱。為瞭寫作《北上》這部關於京杭大運河的歷史與現實的小說,他花瞭四五年時間,不停地閱讀,也不停地行走——京杭大運河從南到北1797公裡,重要的地方他走瞭不止一遍;閱讀瞭大概六七十本關於運河的專業書籍,隨手翻閱的書籍和瀏覽的影像資料更多。“必須承認,百分之九十的閱讀在小說中都找不到半點蛛絲馬跡,但倘若沒有這浪費掉的百分之九十,就絕不會有這部《北上》。”徐則臣說,他到蘇州考察瞭金磚博物館,瞭解到故宮太和殿地面上鋪的“金磚”的燒制過程;在汝瓷的發祥地汝州,探尋天青色瓷器的燒制工藝。這些探訪讓小說的歷史感更加豐盈,細節更加真實。

“感謝這條古老的河流,大湯湯,這一次它給我帶來瞭這部《北上》。”徐則臣說,寫作22年來,他一直在感謝這條河,“我在河邊生活過很多年,那些被大河汽籠罩的歲月,成瞭我寫作最重要的資源。隻要寫到河流,筆就活瞭,一切到渠成。河流裡總有方。”

陳彥:向悠久而偉大的秦腔藝術致敬

與“角兒”打瞭半輩子交道,陳彥這次也成瞭“角兒”。第十屆茅盾文學獎剛剛揭曉,陳彥的《主角》榜上有名。

作為一名戲劇編劇,他的作品獲獎無數;從劇壇轉戰文壇,短短幾年間,陳彥就收獲碰頭彩。“感謝生活”,這是陳彥獲獎後最想說的話。生活不隻為他的創作提供瞭必要養分,更是托起他文學生涯的全部土壤,從萌芽到枝繁葉茂。

在院團工作近30年,陳彥自認為很懂“角兒”,他們的得與失、聚和散,以及光鮮亮麗背後的無奈與辛酸。戲劇讓觀眾看到的永遠是前臺,而陳彥努力想讓讀者看幕後。《主角》就講述瞭秦腔名伶憶秦娥近半個世紀人生的興衰際遇、起廢沉浮,及其與秦腔、大歷史的起起落落之間的復雜關聯。

很多作傢把寫長篇小說看作一場旅,而陳彥的寫作常常是一氣呵成。“我對這樣的生活熟悉瞭。長期以來,我就有書寫戲曲藝人成長的萌動與情愫。”《主角》讓他的想法成為現實。他盡量貼著熟悉的地皮,讓那些內深處的感知與記憶,能夠皮毛粘連、血兩摻地和盤托出。他相信曾經打動他的,也會打動別人。

如果僅僅寫主角的奮鬥、成功,那就是一部勵志劇瞭,不免俗套。陳彥從小切口出發,映射整個歷史和社會的風雨變遷,“看起來是舞臺,實則是縱聲喧嘩的時代”。

陳彥一生鐘情於戲曲。“戲曲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的一脈,它融入瞭歷史、經濟、人文等方方面面。每次回頭看,就覺得它蘊含無限多信息。”陳彥希望從成百上千年的秦腔歷史中,看到一種血脈延續的可能。《主角》中憶秦娥雖然隻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地唱瞭大半輩子戲,但其生命在大起大落的開合浮沉中,卻能始終如一地秉持戲之魂魄,並呈現出一種“戲如其人”的生命瑰麗與精進。“我在寫一個角兒的命運史,也是在向戲曲與秦腔這門悠久而偉大的藝術致敬。”陳彥如是說。

李洱:13年,我盡力瞭

五六年前初識小說傢李洱,就聽說他在寫一部長篇小說。終於,在2018年下半年,李洱完成瞭這部80多萬字的“大部頭”,先是在《收獲》雜志分兩期連載,後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為上下兩卷。李洱將這部小說命名為《應物兄》。一時間,文壇幾乎無人不聞。

《應物兄》前後足足寫瞭13年,從2005年春天就開始動筆,當時李洱住在北大西門的暢春園,每天寫作8小時,進展很順利。他本以為2008年之前,肯定完成這部小說,作為體育迷的他就可以專北京奧運會瞭。後來由於生活變故中斷創作,等再拾起來時卻寫得極不順手。“我曾多次想過放棄,開始另一部小說的創作,但它卻命定般地緊抓著我,使我難以逃脫。”李洱說,“在後來的幾年時間裡,我常常以為很快就要寫完瞭,但它卻仿佛有著自己的意志,不斷地生長著,頑強地生長著。”

這部小說創作歷時甚久,最主要的原因,李洱感到還是因為現實題材太難處理瞭。在這篇卷帙浩繁的小說裡,李洱以某大學儒學院的具體籌建人“應物兄”為主角,串聯起30多年來知識分子群體的生活經歷,借鑒經史子集的敘述方式,講述瞭形形色色的當代人,尤其是知識界的眾生百態。有評論傢稱它是一部當代的《儒林外史》。

閱讀《應物兄》無疑是有難度的,因為小說充滿瞭註釋和知識。“任何小說都有它的知識性。我試圖讓知識也成為小說的肌理。”李洱認為,在互聯網時代,小說的意義不會被取消,隻是應該有所調整,努力讓它成為一種能與一切對話的方式。

《應物兄》特別之處還在於它以人名命名小說。在魯迅的《阿Q正傳》之後,中國作傢一直較少以人名作為小說的題目。在生活中,李洱是一個隨性的人,在茅獎揭曉的前幾天,他獨自跑到河北,在一個小院子裡待瞭3天,看書,散步,給果樹剪枝。得知《應物兄》獲獎的消息,李洱在表達驚喜之外,還想說的一句話是,“13年,我盡力瞭”。(饒翔 劉江偉)

內容來源:《光明日報》

來源:東大街5號

相關搜索
  • 茅盾文學獎
  • 徐懷中中將
  • 徐懷中西線軼事
  • '); })();
    X

    打赏支付方式: